当前位置: 首页> 正规的威尼斯人网址

刑拘之后:爱儿童公益的王振华与新城系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2-28

昨日夜间,上海普陀警方发布警情通告证实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因猥亵9岁女童接受警方调查。通告中有几点与下文有关:1、时间7月1日下午王振华到案,2、是在警方工作下王振华(主动?被动?)到公关机关接受调查,3、已被刑事拘留(刑拘三日内需向检察机关申请逮捕或延期拘留)。

随后,新城控股发布公告,召开临时董事会更换董事长,确认了王振华被刑拘,同时免去其董事长由其子王晓松担任。但小编注意到公告里召开董事会的时间为7月3日,而新城公司章程中所述董事会需提前两日通知,此公告可能会被判无效这点对于股民至关重要)。

受其影响,今日新城控股601155.SH开盘即跌停,压单300万手,占总流通股的13.4%,最终成交6123手。

新城发展01030.HK下跳18%开盘,仅上市半年的新城悦01755.HK也低开13个百分点,全天跌幅在12%左右震荡,换手率超过10%。

而在债市上,新城同样没能逃出下跌的命运。19新城02、18新城05、15新城01均以跌停开盘。全天新城控股全系继续贬值高达300余亿元人民币

受连续影响,可预估的是新城控股大股东还是王振华、执权者则是他的儿子王晓松(昨日新城公告免除王振华董事长职位由其子王晓松担任),王振华的刑事犯罪会不会影响新城的商誉、未来新城控股会的面临哪些风险呢?



股民可以索赔么?

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与最高法司法解释指出:上市公司因为虚假陈述导致投资者利益受损的,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也就是说股民若想起诉上市公司并索赔的唯一缘由是“虚假陈述”

针对于新城控股,其董事长王振华被上海警方采取强制措施,若家属、上市公司当日已经知晓的话,最迟应当在两个交易日内公告

然而,新城控股是7月3日晚上发布公告:新城是7月3日收到公安通报、免除王振华董事长职位由王晓松担任、王振华行为为个人行为(参考上文第二段)。

若是按新闻批露和新城发布公告的内容来算,那么因负面信息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投资者可能无法主张索赔的。

除非能证明王振华家属及上市公司是7月1日或之前知晓被公安采取了强制措施,那么股民是可以发起索赔诉讼,但需要以证监会处罚作为前提这点对于股民至关重要)。

究竟公司知不知道王振华当时被抓和警方处理情况,这就看大家判断了。

或许王振华在6月29日周六下午一个人偷偷开车去酒店、自己办理入住、然后偷偷被警方带走,没有任何家人或公司职员知情;周末不回家,家人不关心;7月1号周一董事长不上班,没人去找,下午就去了公安局,周二不上班没人报警;几天不见老板,助理秘书司机律师一概不知情,一直到7月3号新闻发出后,才接到警方通知,随即就发公告。这种情况在一个大富翁身上存在的机率有多大呢?


新城的债务危机

有市场消息称,已经有银行决定停止与新城控股的业务合作,截至发稿,新城控股方面并未对此消息予以确认或否认。

众所周知,银行是嗅觉最灵敏、风险管控最严格的金融机构。综合新城2018财报数据显示,新城发展未偿还的借贷及可转换债券为835.72亿元,其中270.57亿元将于一年内偿还新城控股短期负债为22.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07.5亿元。

从年报来看,新城控股主要有两大融资渠道:一是发债,二是银行借款。新城控股目前债券存量规模高达309.88亿元,存量只数为28只。

新城控股期末账上资金400亿,相对于以上短期偿还债务而已,足以偿付。但一旦实控人被刑拘的事件发酵导致“黑天鹅事件”发生,如上所述金融机构会不会提见催收,新城控股如何维持持续经营,仍是未知数。

若是因为事件发酵,那么新城需要偿还的债务则不能只看短期的280多亿,而是总长期债务835.72亿。

作为拥有47.845%股权的绝对大股东,王振华作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因个人原因或牵涉刑事责任,而不能履行公司管理职责,按照惯例,往往直接触发企业存续期融资的违约,以及后续融资,现今,王振华极有可能引爆新城系公司更大的债务危机。

摊大饼的新城

王健林2016年领导万达广场转型轻资产模式,王振华却依然痴迷于重资产模式,但这种模式对现金流及运营效率要求极高,回收资金周期更长、风险更大。

据新城控股2018财报显示,短短的三年时间内,新城控股从1000亿飙升至3300亿资产,总负债比2017年增长近8成升至2793.62亿,总负债率达84.57%

众所周知,房地产是依靠高现金流的行业,当负债率达历史高位,现金流若因王振华的原因而步步吃紧,不能依靠融资的前提下,那么缓解现金流压力,唯有快周转、快销售、快速回笼资金。

而新城控股在全国共有 295 个项目在建,总建筑面积为1.22亿平方米,总计划投资额为7570亿元人民币仅2018年一年,新城共计新增土地储备共 164 幅,总建筑面积 0.5亿平方米,若对照之前数据,这一土地储备还需投资3100亿元

之所以开头要拿王健林与王振华对比,一是因为新城大多高管均挖自于万达,二是作为新城的核心产品的吾悦广场,与万达广场模式极其相似,操盘手来自“万达帮”,带头人是经历过万达广场高速发展期的陈德力。2016年11月,王振华定下2020年开业100个吾悦广场、租金收益100亿元的目标,陈德力立表忠心干到120个好景不长,2年不到陈的权力就被削弱。2018年9月,王晓松接替陈德力分管商开板块,而陈负责商业管理。

新城控股2018年财报披露,截止2018年末,开业及储备的吾悦广场共计96座,其中重资产模式运营的有89座,24座二线,65座三四线。而相对于目标,吾悦广场实际开业仅有42座,开业面积390万平方米

从最纯粹的模式出发,不难发现,在区域选择(一二线区域中心或三四线核心位置)、开发模式(以住养商)及资金使用(高周转、高杠杆)三个核心板块上,新城控股身上都潜藏着万达集团的影子。

另外,王振华还有一个中长期目标:进入世界500强行列,如今榜单上已不见万达,不知何时王振华的新城才能上榜,与恒大、绿地、保利、万科、碧桂园同守世界500强的中国地产的名份。



新城与儿童

除了财务与运营以外,王振华与新城与儿童的关系甚是紧密。

2013年王振华创办“七色光计划”,6年时间王振华的新城已经帮扶了近5000名小学生,涉及12个省份的贫困地区38所乡村小学,并计划升级为含教育平权、儿童健康等的7个板块。

作为媒体人,我们愿意相信新城的善举,更希望相信王振华回报社会的初心,毕竟从公开资料上王振华并未长时间亲身参与到“七色光计划”中,只有其子王晓松极少数的参与支教的图片报道。

除此之外,新城还在大力开拓“多奇妙乐园”的儿童主题业务。该业务依托于新城打造的吾悦广场,为2-6岁亲子提供陪伴空间和儿童成长体验式消费业务。截止2019年6月,新城已开业54家多奇妙儿童乐园,预计至2020年底,累计开业将达107家,未来三年的目标是150家乐园。

同样,负责儿童主题业务的也是跟随王健林17年的老臣、万达宝贝王集团董事长曲德君,于今年6月初刚刚加入。

在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儿童被上海警方拘留后,新城发展的儿童主题业务同样蒙上一层阴影,而选择消费“多奇妙乐园”的孩童家长更会蒙上一层阴影。


理性的说,企业是全体股东所有,董事会和员工执行管理,企业家、大股东其个人行为应该与企业、产品分开。但是往往在中国因为大股东、企业家的个人形象、处事风格,或多或少的会影响到企业产品,特别是一些有违仁、义、礼、智、信的行为,其所经营之企业的产品将不会再被社会所接纳,至少品牌信誉会大打折扣。而品牌信誉往往跟商誉、金融体系直接挂钩,期望受此影响的消费者能谨慎面对、避免损失。

感性的说,一个有着大量财富、享受着高地位的企业家,不知道德,言行不一,表面上做着关于儿童的生意与公益,背地里却猥亵读小学二三年级的小女孩,确实不得不让人怀疑是惯犯。而对于惯犯,依法最高可处无期甚至死刑。


至于是不是惯犯,是不是强奸,我们只能静静等待上海警方的最终通报,法律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若犯罪事实调查清楚,从严从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