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正规的威尼斯人网址

疯狂的葡萄

发布时间:20-12-27


曾经500元一串,现在19.9元两斤,“葡萄中的爱马仕”今年怎么了?

采写 |南都周刊记者 盛倩玉

编辑 |杨文瑾


有心人或许早已发现,今年夏天水果店里的“阳光玫瑰青提”有些“泛滥”了,价格一般在20-40元/斤,电商平台上甚至充斥着19.9元2斤,59.9元5斤的阳光玫瑰,主打价格低廉。
而不过就在几年前,“阳光玫瑰”这一品种还被称为“葡萄中的爱马仕”,以“贵”闻名。在日本,一串“阳光玫瑰”的售价曾高达500元人民币,平均一颗10元,国内的价格也一度高达300元/斤。


2017年,一次偶然机会,李乐凯尝到了这种引入中国没几年的昂贵的日本葡萄。葡萄独特的香气让他很吃惊,“太好吃了,除了清甜、爽脆,最特别的是有一种玫瑰回味。”
而到了2020年,越来越多人吃得起阳光玫瑰了,有些人却有点失望,“至少是没有去年好吃”,“感觉像是退化了一样”。
价格跌落神坛,评价开始分化……不过短短几年,从日本引入的阳光玫瑰,在中国发生了什么?
“疯狂”的“陽光バラ”

近两年,在水果店或是各色商超中,一种名为“阳光玫瑰青提”的葡萄大量出现。每一串都单独包装,透明袋子上出现的“陽光バラ”字样,让人疑惑这种水果是否来自日本。
事实上,“阳光玫瑰”确实是由日本选育而出,2010年被引入中国,2015年有农户开始种植。货架上这些青绿色的葡萄多半来自云南的建水、宾川,湖南的澧县,又或是四川成都等地。
阳光玫瑰品种的英文叫做Shine muscat,中文直译为“阳光麝香”或许更合适。但最初的译者认为它有玫瑰般的香气,所以翻译成“阳光玫瑰”。也有人把阳光玫瑰叫做“香印”青提,香印则是Shine的音译。

陈伟在澧县有40亩的阳光玫瑰果园,他是在2015年前后开始试种了一亩的。陈伟记得,当时阳光玫瑰青提还是个“新鲜事物”,澧县的其他家庭种的基本都是红提。
因为觉得口感独特、市场看好,第二年陈伟就直接将种植面积扩大了40倍,次年40亩的阳光玫瑰以7元/斤的价格被收购商收购。
那时,消费市场上阳光玫瑰正走上“神坛”,独特的风味和高价带来的滤镜之下,这一品种也被称为“葡萄中的爱马仕”,零售价格有时能达到百元/斤以上。
相比零售市场上炒出的“天价”,7元的收购价似乎并不高,但陈伟当时已经觉得够高了,毕竟县里别人家的红提不过3元/斤。
青绿色的葡萄挂在枝头,邻居们很快闻风而动。听说阳光玫瑰这么贵,谁都不想错过赚钱的机会。在这个小县城里,阳光玫瑰突然“火”起来了。
陈伟回忆,2016年他开始规模种植时,整个县里试种阳光玫瑰的也不过几百亩,但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迅速攀升到3000亩,2019年挂果面积达到1万亩以上,2020年则达到2.4万亩。
“几乎每年的种植面积都在翻番。”陈伟觉得有点“疯狂”,当时他看到每个村基本都在发展葡萄,“不管你走在那条路,甚至是走错路,绕到哪里,你看见的都是阳光玫瑰。”
这也让他想到,2012年前后,县里不少家庭以极高的热情发展红提,不过几年时间,红提种植面积就飙升到1万余亩。后来,许多家庭把红提剪了改种阳光玫瑰,似乎没什么可留恋的。
同样的场景还在全国范围内轮番上演。在云南的建水、宾川、蒙自,人们把原本种植的夏黑葡萄、红提高接换种为阳光玫瑰。在四川、浙江、陕西、江苏、湖北、河南,无数葡萄园冒了出来。
如今则轮到了沈阳、山东,“可以赶上晚熟的一批,发展非常快。”这是陈伟最近前往国内各地收购阳光玫瑰时的发现。
江苏省葡萄协会1-3届会长,被称为“中国葡萄民间育种第一人”的徐卫东,近40年致力于优质高效葡萄新品种的引种、育种及示范推广。他的葡萄园目前拥有2000个葡萄品种及品系,是我国南方地区最大的优质葡萄资源种植基地及优良种苗基地。
徐卫东告诉《南都周刊》,2020年全国阳光玫瑰种植面积“有说是50万亩,有说是80万亩的,预计很快会突破100万亩。”
“还在增加是吗?”记者问。“当然了,还在增加。”徐卫东回答。
“一年赚200万很正常”

2020年葡萄上市季,一箱箱阳光玫瑰被送往全国商超。全国范围内疯狂扩种的背后,是超高的经济收益。

2017年开始,陈伟在云南、陕西、河南等地收购阳光玫瑰。他亲眼看到,最疯狂的时候,“云南一些果园的收购价格达到每斤60多元。”
那时阳光玫瑰多在北上广等城市的高端市场销售,零售价格达到70-100元/斤甚至更高,李晴也只是在看望导师和好友时,才“舍得”买上一些作为礼品。
李伟回忆,“有的种植户一车货能赚30万,有的人一年轻松搞到1000-2000万。”
广西植物组培苗有限公司规模化生产阳光玫瑰的组培脱毒种苗,并在全国推广销售,近年来他们也在南宁种植了80亩左右的阳光玫瑰作为示范园,形成标准化的种植技术供农户参考。公司执行副总经理李贤高告诉南都周刊,按照一般的生产标准,每亩阳光玫瑰从开始建园到第一次收果,成本大约在2-2.5万元,果园的亩产约为2000-2500斤。
这意味着农户的果价若能达到10元/斤以上,那么第一年收果时可以做到回本。而在阳光玫瑰价格高的时候,一亩地赚5-10万元并非“神话”。

广西植物组培苗有限公司在南宁种植了80亩左右的阳光玫瑰作为示范园区。
“2017-2019年,阳光玫瑰可以说是一门‘暴利’生意。”在澧县,大户一亩阳光玫瑰轻轻松松就能赚到5-7万元,对更精耕细作的小户来说,一亩地甚至可以赚到7-10万元。陈伟自己的40亩果园,那几年便以这样的水准,以极快速度累积收益。
他形容当时的情况,“这个东西好像不该这么说,但这就是比较轻松的事,一年赚个200万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各行业薪资水平榜单,IT行业以超16万元的年平均工资位居榜首,而农林牧渔业则以3万余元的收入,继续蹲守榜单末位。
这似乎更符合人们对于农业的常规认知,但阳光玫瑰却超乎想象。
“拐点”降临?

越来越多的人种植,越来越多的人购买……在各种小道消息和公开报道中,阳光玫瑰赚钱也不再是什么“秘密”。而它“由盛转衰”的拐点具体出现在什么时候,似乎没人能说清楚。
有人说是在2019年,当时流行的说法是阳光玫瑰全国种植面积已经达到50万亩,而且面积还在攀升。
有人说是在2020年,数据显示今年8月大批量的阳光玫瑰陆续上市,在北京的一些商超的零售价甚至跌到16元/斤左右。
也有人觉得还有几年机会,但网络中出现大量的以《阳光玫瑰真的没有市场了?》《昔日的“高端葡萄”为何走到这般地步》为题的文章和帖子,风向转得过快,让农户不知道要不要“踩刹车”。


生意开始变得没那么好做,有些农户出现亏损。李伟透露,今年一些品质优良、渠道顺畅、错峰上市的果园,销售价格仍然理想,但一些品相欠佳、渠道不畅的阳光玫瑰收购价只有2.5元/每斤。
阳光玫瑰不再是一门“稳赚不赔”的买卖,而便宜的价格似乎也没给消费者带来理想中的场景:用更少的钱,买到更优质的产品。
今年9月,知名科普作家、植物学博士“植物人史军”发布了一条微博提到,“阳光玫瑰香是个好品种,就是很多时候种的太差了。”
这条微博随即引起网友讨论,有人表示,“今年吃到的似乎不如去年” “在不同的生鲜平台买了几次,感觉像是退化了一样。”

这其中的原因就在于,不少短期内迅速发展起来的果园,并未掌握该品种的栽培技术。仓促上市的果品,被行业人士称为“除了名字是叫阳光玫瑰,风味却是一点都没有。”
网友讨论,阳光玫瑰种好没有那么容易。
今年阳光玫瑰大量上市后,广西植物组培苗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李贤高,在南宁市场上购买了数家不同果店供应的阳光玫瑰品尝。他说,阳光玫瑰的栽培技术有一定的门槛,“果实的成熟度达到后,应当呈现一种偏黄绿的颜色,这时它的香味、甜度才会更佳,目前市面很多果还没有达到这种要求。”李贤高说。
陈伟甚至觉得,价格便宜但品质欠佳的阳光玫瑰涌入市场,会对这一品种本身造成冲击。“比如要等果实糖度达到17度再采摘,但有人可能为了赶一波行情,在糖度14-15度时就采摘销售了。”
农户想赶个好价格,卖出去就行;采购商觉得卖这一票,下票就不去了,无形之中就伤害了整个行业。这种行为在陈伟看来无异于饮鸩止渴,他种植阳光玫瑰5年时间,在全国各地收购又看遍各色果园,他向记者强调,发展到后期,真正能卖上价格、赚到钱的还必须是高品质的果。
跟风的农户&有序的发展

2014年,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编著的《回乡记》一书中,一位名为阳云云的作者,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其家乡桂林市兴安县的真实故事。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他的家乡便有人发展葡萄种植。起初,人们都经营着自家的作物,但慢慢的,有农户发现,种植葡萄的收益高于家家户户常种的水稻。看见别人获益,一些农户也想加入葡萄种植大军,但由于对种植管理技术不甚了解,最终连亏几年,又想着改种其他“更赚钱”的作物。
当时这样不断“跟风”的农户不在少数:有的在水稻和葡萄之间摇摆,有的不停寻找和更换新的葡萄品种,有的是在葡萄和其他水果之间横跳。
人们尝试着紧跟市场,却又一直处于生产的高投入阶段,成本高而收益低。
阳云云看到,在整体规划缺乏、市场信息纷乱的情况下,农民虽然可以决定生产什么,但结果往往是什么赚钱便一窝蜂地生产什么。“无组织、无规划,仅仅凭直观观察去追随市场的脚步。”
即使到了21世纪,同样的故事仍在中国的广大农村上演,不过故事的主角可以换成阳光玫瑰、红提、沃柑、香蕉,或是其他任何可以“赚钱”的买卖。
人们在选择中摇摆,期盼致富神话轮到自己身上的那一天,却又在频繁换种中错失一次又一次机会。
徐卫东向《南都周刊》记者分析,并不是说阳光玫瑰种植面积扩大就一定是件可怕的事,关键问题在于,扩大面积以后务必要按照“质量优先”的方式,把“品质”做出来,把“品牌”做起来。“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整体价格略有下降,但是消费者的购买力会增加——种植户能获得更高的效益,消费者也能吃到更好吃的阳光玫瑰。“
对于阳光玫瑰的发展,他并不悲观。徐卫东认为,一个好的品种经过市场的调整,品质的固化,品牌的稳定,也会获得一部分人长久的认可和支持。
如今,广西植物组培苗有限公司还在不遗余力地推广阳光玫瑰组培脱毒种苗和标准化种植。李贤高坦言,虽然目前已经不是阳光玫瑰扩张最猛烈的时候,但他们坚信,推广更好的种苗和更完善技术,这种努力会逐步替代一些无序发展的“泡沫”。
陈伟则在家乡盖起了包装车间和冷库。每年8-10月,是他家乡的阳光玫瑰集中上市的时间,一些品质较好的鲜果可以先存入冷库,通过果品分级、错峰上市的方式提振价格。这些人的努力,都将在微观层面推动着产业的发展。
(李乐凯、李晴为化名,文中部分图片来自广西植物组培苗公司)

来源|南都周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