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正规的威尼斯人网址

全球观察丨科赫兄弟:落选的隐秘富豪如何影响美国政治

发布时间:20-11-29

撰文 | 徐悦东


 

据《卫报》报道,8月23日,美国企业家和富豪大卫·科赫去世,享年79岁。他是美国“科氏工业”的老板之一,曾任科氏工业集团副董事长。这家没有上市的公司是美国第二大私人公司,业务包括石油、能源、化工、木材等。2019年,大卫·科赫个人资产达到505亿美元,在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排第11位。

 

大卫·科赫和查尔斯·科赫凭借着其庞大的财富规模,在美国政界发挥着非同寻常的影响。他们是著名的自由至上主义者。兄弟二人都希望政府对他们少征税,在环保方面少监督他们公司。

 

他们也曾试图跻身政坛。大卫·科赫曾在1979年当过副总统的候选人。在参政失败后,科赫兄弟决定从学术机构和智库下手,成立了卡托研究所等表面是学术研究的政策型智库,意图从政策制定的源头上去影响美国政治。此外,在特朗普上台前,他们一直是共和党的长期捐赠人。

 

在美国争议颇大的环保政策、枪支政策、税收政策和能源政策,背后都有科赫兄弟的影子。许多美国媒体更是称他们为“科赫章鱼”——他们在美国政府的触角网络几乎无所不在,几乎将美国的许多重要机构都收入囊中。作为美国向右转的幕后操盘手,科赫兄弟长期不太为人所知,中文世界里的信息更是寥寥无几。美国调查记者简·迈耶曾冒着危险为此进行深入调查,写出了《金钱暗流》,揭露了美国寡头政治背后的隐秘人物的生动形象,也对其政治触角进行剥洋葱式的分析。

 

《金钱暗流》,简·迈耶著,黎爱译,新星出版社2018年4月版

 

平时,我们总能听到类似的批判,“美国总统竞选是靠钱堆出来的”,“美国的政客不过是财团寡头的代理人”,但是,像科赫兄弟这样的大财团,又是具体通过什么渠道来影响现实的政治呢?科赫兄弟为何会如此执著于影响政治?这些隐蔽的“暗钱”,又是如何腐蚀着美国的政治体制?

 

科赫兄弟为何如此执著于影响政治?

 

科赫兄弟的父亲弗雷德·科赫出生于1900年,他在麻省理工大学学习化学工程专业。在1927年,弗雷德·科赫改良了一种从原油中提取汽油的方法。当时美国主要的石油公司视他为威胁,并起诉他侵权,将他排挤出石油行业。弗雷德·科赫认为,石油公司垄断专利是不公平行为,他视自己为与腐败制度斗争的局外人,他在法庭上的回击前后超过十五年。

 

在弗雷德·科赫打官司这些日子里,他在美国举步维艰。于是,他开始帮助斯大林在苏联建造了15座现代炼油厂,这建立起了苏联石油工业的基础,并为苏联带来至关重要的硬通货。弗雷德·科赫因此获得了50万美元的报偿。在大萧条期间的美国,这是一笔价值不菲的收入。

 

弗雷德·科赫

 

在上世纪30年代初,弗雷德·科赫亲眼见证了苏联的“大清洗”。斯大林清洗了许多工程师,其中包括弗雷德·科赫的几位苏联朋友,这令弗雷德·科赫不寒而栗。弗雷德·科赫因此也遭人监视。于是,他选择离开苏联。与安·兰德这样的自由至上主义者和小政府主义者类似,他们最初的政治思想观念都来源于苏联对他们的“创伤”。

 

调查记者简·迈耶揭露了弗雷德·科赫在离开苏联后,他们家族中难以启齿的一项秘密:弗雷德·科赫投向了纳粹帝国的怀抱。他曾帮助纳粹德国营建大型炼油厂,从而成为纳粹战争机器的一个关键部分。

 

弗雷德·科赫本人当时还十分钦佩法西斯主义,他还在给朋友的信件中写道,“我认为世界上的健全国家,只有德国、意大利和日本。因为他们全都在工作,并且努力地工作。”他抨击罗斯福新政使得穷人闲散失业、依赖政府。

 

在苏联和纳粹德国手里赚了第一桶金之后,弗雷德·科赫回到美国再度创业,并在石油领域混得风生水起。他迎娶了密苏里一位医生的女儿,两人共有四个孩子。弗雷德教育孩子的方式极其严厉,要求孩子从小在农场干活。

 

弗雷德·科赫热衷于德国式的生活和思考方式,为此还聘请了德国家庭教师。这位家庭教师是纳粹的狂热支持者,其严苛的铁律把孩子们都吓坏了。弗雷德·科赫也会暴力地体罚孩子。不过,四个儿子在长大后都公开表达对父亲的钦佩和感动,而忽略了其童年黑暗的部分。

 

与此同时,据大卫·科赫回忆,弗雷德·科赫还孜孜不倦地向孩子们灌输他的政治观点。由于苏联给他造成的“创伤”,他对曾与苏联合作有着一定的负罪感,他转向了极右翼。

 

1958年,弗雷德·科赫成为极端保守的约翰伯奇会最早的十一名成员。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们到处散布共产主义渗透进美国的传言,并极端到怀疑许多美国著名人物是共产主义的代理人,其中甚至包括艾森豪威尔总统。

 

艾森豪威尔

 

此后,弗雷德·科赫一直都为极右翼鼓吹呐喊。他反对民权运动,支持共和党中的极右翼势力,宣扬种族隔离和废除所得税。大卫·科赫和查尔斯·科赫吸收了他们父亲的保守主义政治观念,也加入了约翰伯奇会。但是,他们的政治观念与他们父亲稍有不同。他们不接受这个组织宣传的阴谋论,他们反对越战。相比于他们的父亲,他们更强调自由放任的经济学。

 

弗雷德·科赫也抨击美国的收税制度,他甚至精心设计了财产继承计划,通过办慈善来避继承税。因此,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他们不得不搞慈善。查尔斯·科赫还参加了激进思想家罗伯特·勒费夫尔办的自由学校,罗伯特·勒费夫尔十分推崇小政府。在自由学校里,查尔斯·科赫迷上了经济学家米塞斯和哈耶克。在20世纪90年代,查尔斯·科赫在一次演讲中还肯定了自由学校对自己的深刻影响。

 

查尔斯·科赫

 

1967年,弗雷德·科赫去世,查尔斯·科赫和大卫·科赫在与其他两个兄弟争夺公司控制权的战争中获得了胜利。查尔斯·科赫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而大卫·科赫担任副董事长。“科氏工业”迅速扩张。

 

随着财富的不断增加,科赫兄弟成为了美国强硬自由至上主义者的代表人物。查尔斯·科赫在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已经很清楚,他自己不会满足于成为自由至上主义革命中的恩格斯或马克思,他要成为列宁。1976年,查尔斯·科赫成立了自由至上主义研究中心,他主张要影响美国政治。

 

1976年,查尔斯·科赫还投入了自由意志党的政治活动。在1979年,他们支持自由意志党的总统候选人埃德·克拉克,跟里根在右派中进行较量。大卫·科赫还成为了克拉克的副总统搭档。不过,这次选举他们花了超过两百万美元,却仅收获了1%的选票。

 

从此,科赫兄弟意识到,要改变美国的方向,靠自己参选是很难的。他们必须要转向影响政策思想生产的领域:学术界和智库。科赫兄弟吸收了纳粹党的经验,要创造成功的青年运动。他们开始向大学渗透,资助名牌大学里的私人机构,并希望让他们的经济思想占据学术界的权威,并吸引更多青年学生。

 

自那次败选之后,科赫兄弟远离了公众视野。1984年,他们成了共和党人,科赫兄弟为共和党慷慨解囊。他们出资推动一些宣扬自由至上主义理念的组织,比如卡托研究所、乔治·梅森大学的莫卡特斯中心、联邦主义者协会、传统基金会、伦敦的经济事务研究所等,建立起触手颇多的意识形态机器,因此被美国媒体称为“科赫章鱼”。

 

科赫兄弟是如何影响美国政治的?

 

科赫兄弟的思想立场无比坚定,他们联合了一群极富裕和保守的家族小团体,动用巨量的私人基金来改变美国政治的方向。他们的许多行动,会伪装成慈善活动,巧立名目。

 

许多人会很好奇,为何美国会有相当一批人否认气候变暖理论?美国的枪击问题为何屡屡得不到解决?为何美国前百分之一的富豪比中产阶级缴的税还要低?为何许多人呼吁要废除“奥巴马医保”?在这些问题上,提出许多保守建议的专家学者机构的背后,都有着科赫兄弟的影子。

 

在理查德·芬克为科赫兄弟设计的“涉政”方案当中,科赫兄弟的第一步要投资给知识分子,让他们的思想成为原料产品;第二步要投资给智库,让他们将原料产品加工为可以市场化的政策;第三步他们要为各种民间组织提供补贴,让他们给民选官员施加压力,使得政策能尽快实施。这几步经过数十年的布局,已成效显著。

 

“科赫章鱼”网络,图片来自全球化国际论坛网站

 

据《卫报》报道,美国企业研究所是科赫家族和其盟友的新智库之一。它是一个准学术机构,为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企业的排污权利合法化而出谋划策,并为这些企业向政府提供更多的减税建议。从2005年到2008年,在对抗气候变暖的组织上,科赫兄弟就花费了2500万美元。而在2009年到2016年,140个保守的基金会就为此花费了5.58亿美元。

 

对于竞选活动,他们的花费也是颇为惊人。从总统到市议员每一层的选举,他们都有数亿美元的直接投资。在2016年的选举中,科赫兄弟的花费目标是8.89亿美元,这是他们2012年花费的两倍多。

 

2008年,奥巴马在一次演讲中呼吁,我们要阻止全球变暖。卡托研究所第二天就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质疑这一观点。他们还通过科赫兄弟“重赏”那些批评政府为气候变化立法,支持给企业减税的非营利组织。他们还曾帮助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夺得参议院的控制权,使奥巴马一度陷入“跛脚鸭”的局面。此外,科赫兄弟还帮助茶党崛起。

 

在特朗普时代里,科赫兄弟对美国政治的影响终结了吗?

 

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上台。这位毫无政治经验的总统被视为反建制派的民粹主义总统,他的上台动摇了两党建制。特朗普在竞选时大肆抨击美国的金钱政治,他痛骂那些腐败的大捐赠者、企业游说者。他的上台代表着许多美国人对竞选被金钱腐蚀的厌恶,以及日益严重不平等的愤慨。他凭借着自己的金钱竞选,战胜了与华尔街联系密切的民主党。在选民心里,特朗普并非是某些财团的傀儡。

 

作为另类右翼的“偶像”,特朗普也曾经在推特上对传统极右翼科赫兄弟表示过厌恶,并称他们是“全球主义者”、“共和党内彻头彻尾的笑话”。在特朗普竞选的过程中,科赫兄弟也表达了对他的反感。科赫兄弟支持移民和自由贸易,因为这都利于他的跨国企业,他们还抨击过特朗普反穆斯林的理念。

 

大卫·科赫

 

不过,特朗普和科赫兄弟的分歧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大。在特朗普选上总统后,特朗普过渡团队的主持者,副总统迈克·彭斯就曾是查尔斯·科赫2012年总统位置的第一人选,也是科赫竞选捐款的主要接受者。在2016年的选举中,科赫兄弟为彭斯捐赠了30万美元。

 

在能源部的政策和人才方面,特朗普还选择了游说公司MWR策略的总裁迈克尔·麦克纳

(Michael McKenna)

来领导过渡团队,这家公司的客户就包括了科氏集团。他们倡导对这些企业友好的能源政策。

 

此外,特朗普还选择了气候变化怀疑论者麦伦·埃贝尔

(Myron Ebell)

来领导他为环保局准备的过渡团队。埃贝尔在华盛顿的竞争企业学会工作,一直接受着化石燃料利益方的资助,其中就包括了科赫兄弟。现在,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也跟科赫兄弟有着密切关系。

 

迈克·蓬佩奥则出任了中央情报局局长,并在2018年4月出任了美国第70任国务卿,这意味着科赫兄弟的影响力在特朗普时代下达到高峰。蓬佩奥是科赫兄弟竞选资金的最大接受者。白宫前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曾表示,蓬佩奥是“科赫兄弟的议员”,而副总统彭斯是“科赫兄弟的总统”。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

 

在乘民粹汹涌胜选之后,特朗普也开始满足许多特殊利益者,比如放松对科赫兄弟的监管,以及减税。而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有许多人就认为科赫兄弟操纵的政治组织“美国繁荣”

(Americans for Prosperity)

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足以见得,在2016年大选后,科赫兄弟的政治影响并没有结束,他们虽然没有直接支持总统候选人,但“科赫章鱼”的政治触手早把特朗普团团围住。

 

此外,科赫兄弟更关注总统层级以下的选举。科赫兄弟在2016年动用了大笔资金,支持了至少19名参议员、42名众议员、4名州长的竞选,以及全国各地不可胜数的层级更小的选举。

 

根据哈佛大学学者西达·斯考切波

(Theda Skocpol)

和亚历山大·赫特尔-费尔南德兹

(Alexander Hertel-Fernandez)

在2016年所作的一项研究,2016年科赫兄弟的私人政治组织网络所发的工资,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还多。科赫兄弟的“美国繁荣”拥有1600名领薪员工,遍及35个州,而在2012年时,科赫兄弟的主要政治组织“美国繁荣”拥有的付薪员工还仅为450名。因此,有人说,美国现在有三个党派:民主党、共和党和“暗钱党”。

 

特朗普虽然是被他口中那些被遗忘的人所选上来的,但他会怎么回报这些沉默的被遗忘者,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他的政策很难背离共和党的议程,他必须应对那些由极右翼的亿万富翁们塑造而成的共和党。从副总统到国务卿,再到国会,再到地方政府,“科赫章鱼”的触角无所不在。

 

参考资料:

《金钱暗流》,简·迈耶著,黎爱译,新星出版社2018年4月版;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6/jan/17/dark-money-review-nazi-oil-the-koch-brothers-and-a-rightwing-revolution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9/aug/25/david-koch-obituary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aug/27/death-destruction-david-koch-legacy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even-david-kochs-philanthropy-was-toxic/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koch-brothers-rise-to-power-2019-1?r=US&IR=T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0199351/reviews

 

作者丨徐悦东

编辑丨徐悦东

校对丨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