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正规的威尼斯人网址

TCL的芯片野望:从屏厂到撒网猛投半导体

发布时间:20-11-15

看点:上游突围正当时!TCL的“破镜”与“重圆”。

2020年上半年,TCL很忙,老板李东生的钱袋子也没闲着。
这家创办于38年前的中国老牌家电企业,早已不是那个乡下刷墙面广告的电视厂;经过两年风生水起的资本操作,已经脱胎换骨为科技产业链上游的核心玩家,不仅将自家屏幕送进了雷军十周年演讲发布的小米10至尊纪念版,在芯片半导体的上游,也圈出一片自家地盘,而且不是像康佳那种"诈胡"。
随着收购中环股份的交易一锤定音,今年8月17日,TCL启动“芯能”战略,计划在参与中环混改后,未来TCL将以TCL电子、TCL华星和中环为三大核心,形成智能终端事业群、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事业群,以及半导体与新能源材料三大业务引擎。
这也是TCL自今年2月公司宣布更名为“TCL科技”后,最为重要一笔收购案。
今年TCL彻底开启了新一轮的产业升级与转型。一面积极稳定深圳和武汉两地半导体显示工厂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压力下的生产“战力”;另一面则不断通过投资与并购,强势拓展上游产业链版图。
这一系列大动作,离2019年4月TCL完成资产重组,方才过去一年多。TCL这场始于2018年底“断臂求生”般的重组,如今已逐渐构筑起一座成熟的显示帝国大厦。
据TCL 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目前TCL半导体显示业务已覆盖大、中小尺寸面板,包括柔性AMOLED、LCD电视面板、LTPS智能手机面板等。其中,55吋电视面板市占率居全球首位,65吋、75吋产品市占率居全球第二位。
实际上,除了在半导体显示产业方面,李东生的钱袋子也早已装下了不少芯片企业,并尝试朝解决“缺芯”问题的方向进行布局。而TCL先后对寒武纪、翱捷科技等芯片公司的投资,则是李东生在描绘TCL半导体版图中落下的重要一笔。
一面是对内不断拓宽显示屏产线和新兴显示技术的落地量产,逐步构建完善的半导体显示业务;一面是对外通过TCL资本加大投资力度,以拓展半导体显示和芯片领域更广阔的疆土。TCL的半导体产业突围之战,已势不可挡。
那么,TCL的半导体版图是如何从“破镜”实现“重圆”的?它这场轰轰烈烈的企业转型又是如何从一众家电巨头转型浪潮中脱颖而出?我们复盘TCL的半导体突围战,可从中窥见老牌家电玩家在新时代下蜂拥转型的典型与缩影,也能窥见掌舵人李东生的战略和手腕。

▲TCL(惠州)公司大楼

TCL的半导体显示面板“江山”
故事的起点始于2018年底那场轰动家电行业一时的事件。
彼时TCL的消费电子及家电等智能终端业务已连续两年处于亏损较大的状态,负债额和资产负债率不断攀升。这对于一个以家电业务起家的公司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在这生死攸关的存亡时刻,李东生的抉择并不按以往的套路出牌,通过更多元化的局部和业务创新给公司“续命”,而是选择断臂求生,将这部分亏损的业务悉数转出,更单一地专攻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

何为“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据了解,显示面板的制造工艺与半导体芯片相类似,不仅会用到二极管、三极管这类半导体元器件,同时也会用到靶材溅射、光刻曝光等半导体技术,在一定程度上与半导体技术相通,因此TCL也称之为“半导体显示及材料”。

这笔价值47.6亿人民币交易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了TCL朝半导体显示领域狂飙突进的大门。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的显示面板行业也正处于价格持续下跌的历史低谷时刻,TCL转型专攻这一领域似乎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但据当时李东生所言,将家电等智能终端业务从TCL剥离出去,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能增加公司盈利,推动技术创新和销售业务的增长。
结果的确如他所愿。在智能终端业务剥离一年后,2019年TCL备考口径营收572.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8.7%;净利润35.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0.53%。
与此同时,TCL的资本与负债结构亦得到了进一步优化,人均净利润由3.86万人民币提升至7.4万人民币,资产负债率由68.4%降至61.3%,大大增强了自身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TCL重组并更名后的主要业务分布
重组后的TCL以深圳华星、武汉华星这对“双子星工厂”为主要阵地。其中,深圳华星主要集中布局大尺寸产线,产品覆盖32吋到75吋的LCD电视面板;武汉华星主要布局小尺寸产线,覆盖LTPS前段面板、柔性AMOLED等。
随着双子星工厂持续布局高效产线,提升产能扩张效率,今年一季度TCL华星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仍取得了较为明显的增长。
据最新财报数据,截至今年Q1,TCL华星营收91.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5.3%,实现产品销售面积710万平方米,同比上涨53%。
半导体显示业务之于TCL,是一条新的阳光大道,也是一粒星星之火。


这个结果对李东生来说还远远不够。
今年开始,TCL布局两年之久的半导体显示“棋局”终于到了密集出招的时刻,瞄准自身业务之外的更广阔市场连发三支利箭,强势扩张半导体显示及集成电路(IC)业务。
第一支利箭瞄准的是Micro LED显示技术。今年3月初,TCL华星与三安半导体签下战略合作协议,宣布将共同成立联合实验室,主要研发Micro-LED显示技术及其工程化制造的芯片、转移、检测、修复等关键技术。
三安半导体是一家面向IC、LED外延和芯片的研发与制造企业,在LED芯片领域拥有深厚的技术经验。与三安光电的合作,无疑是TCL华星加速迈入上游关键材料和技术领域,构建自身产业链生态的重要一步。
首支利箭发出的三个月后,TCL第二支利箭射向了IJP-OLED(喷墨印刷OLED)领域。TCL华星宣布拟向日本OLED面板公司JOLED Incorporation投资300亿日元(约20亿人民币),在喷墨印刷OLED领域展开深度技术合作。
据了解,日本JOLED是全球首家能够生产印刷式4K OLED面板的公司。在业界看来,印刷式OLED面板技术不仅能大幅度降低制造成本,还可提升面板的生产制造效率。因此押注印刷式OLED这条行业新赛道,也是TCL提升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竞争力的必然选择。
过去半年多的时间里,TCL射出的第三支利箭则是收购中环股份。今年7月15日,TCL科技、中环股份与天津普林三家公司相继发布公告称,TCL将收购中环集团100%股权,正式打入半导体大硅片领域。


对TCL来说,将中环股份的单晶硅研发和生产技术收入囊中,将进一步拓展其上游半导体产业链,打通光伏硅片、半导体材料、半导体器件等材料市场。而中环股份旗下的上市公司——天津普林,也将为TCL的显示面板业务提供重要的PCB(多层印刷电路板)技术。
这半年多来,从Micro LED显示到喷墨印刷OLED,再到更上游的硅片材料,TCL箭无虚发。

半导体显示版图之外,李东生谨慎的芯片布局战略
如果说,TCL在过去两年围绕半导体显示领域布局,并积极打通产业链的姿态,实现了它在“破镜”(拆分智能终端业务)之后的“重圆”(构建完善的半导体显示业务)。
那么,TCL冲刺到更细分的半导体市场,则是将这面“镜子”打磨得更光滑。
实际上,在半导体显示战略版图逐步完善的同时,TCL也在默默地切入芯片市场。这次,它搬上场的“主角”是旗下的创投业务——TCL资本。
TCL资本是TCL产业金融及投资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投资资金主要聚焦在新型显示技术、半导体等朝阳科技产业,以及高端材料和工艺设备等驱动科技产业。


TCL资本今年在半导体领域的投资主要有两大方向。
一是向自身的华星工厂持续增资。今年3月,TCL资本先是向TCL华星增资50亿人民币,将持股比例提升至90.72%,为TCL华星在半导体显示业务的持续投入提供支持。
紧接在今年5月,TCL资本宣布拟以42.17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武汉华星39.95%股权,进一步加速武汉华星在高端智能手机和移动PC显示面板领域的自主技术研发。


TCL资本在半导体领域押注的第二个方向,是对外投资芯片设计公司。
今年4月,TCL资本与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浦东科创集团、红杉宽带数字产业基金等企业及基金,共同向芯片设计创企翱捷科技投资1.19亿美元(约8.25亿人民币)。
据了解,成立于2015年的翱捷科技(ARS),主要研发移动终端设备、物联网、导航以及其他消费类电子芯片,目前产品已覆盖移动通信基带芯片、Wi-Fi芯片、LoRa芯片和多模物联网可穿戴芯片等多款通信芯片。


实际上,李东生对TCL芯片版图的投资早在重组前就已初现端倪。
2018年6月,刚刚成立两年的寒武纪获得了由TCL资本、阿里巴巴、联想创投和国科投资等13家单位的数亿美元B轮融资,使其投后估值达到25亿美元(约173.46亿人民币),成为当时我国为数不多的AI芯片独角兽。
如今两年过去,那时初出茅庐的寒武纪在今年7月已成功登陆科创板,目前市值已达到865亿人民币,将近2018年估值的5倍。
不难看出,相对于TCL在半导体显示业务积极行进的姿态,李东生在芯片领域的布局则将钱袋子捂得紧了些。
与热衷投资半导体设备、制造、封测等环节的投资人不同,李东生对半导体领域的投资更为小心和谨慎。
早在2019年,李东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肯定地说到:“我们不会投资半导体芯片的制造业,因为资本太大了。”
在他看来,半导体芯片是未来中国要大力发展的一个产业,将会带来许多机会。但像晶圆厂等芯片制造领域的投资都需要几百亿的资本投入,并不在TCL半导体投资的考虑范围内。
对刚刚完成企业重组,仍集中在半导体材料领域转型的TCL来说,投资数百亿到芯片制造领域似乎并不是一个“划算”的选择。
但李东生也提到,尽管自己的钱袋子不会装下芯片制造企业,但TCL仍会投资芯片设计、材料和设备等相关企业,以及半导体显示企业。

▲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

我国传统家电巨头转型浪潮的典型缩影
回顾TCL一路“破镜重圆”的转型历程,与格力、美的、康佳等国民老牌家电巨头相比,TCL走出了一条十分典型的转型之路。
简单来说,大部分传统家电巨头的转型主要有两个焦点。
一是智能化和数字化,通过大数据、5G、AI和物联网等新技术赋能产品,打通全屋智能的家居物联网布局;二是拓展半导体业务与投资,在自身产品品类的基础上,向上游供应链布局,研发电视芯片、蓝牙芯片、存储主控芯片等芯片及传感器,加强技术硬实力。
但不管它们如何走这两条路,都有一个共同点——在自身的业务和技术基础上进行创新与升级,就像是在一幅原有的拼图上组装新的元素,让整幅画更加地丰富和精彩。
例如格力和美的,尽管这两家公司制定的整体发展战略不同,但都是在朝着全屋智能的方向进行家居交互、感知、连接、安全和健康等细分场景的智能化布局。同时,他们还在智能制造、芯片、机器人领域进行了长线的投入和研发。
至于康佳,尽管它的传统业务与TCL相同,但在转型的打法上和TCL有着明显差异。2018年5月,为了从连续8年亏损的泥沼中脱身,康佳正式宣布进军半导体芯片和环保领域,成为一家科技创新驱动的平台型公司。
其中,康佳在芯片领域主要将“筹码”押注在存储芯片上,逐步布局半导体材料和设备等全产业链业务。在消费电子领域,康佳则将电视作为智能家庭的核心入口,通过智能电视打入智能家居市场。


相比之下,TCL转型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并非是完善和升级“拼图”,而是将原有的“拼图”打碎,将劣势的“元素”拆分出去,抓住一条主线重新拼出一副属于自己的转型版图。
一方面,它以半导体显示业务为新主体,不断完善和扩张业务覆盖范围;另一方面,其剥离的传统业务则在新的土壤里独立生长,朝着“AI+IoT”的新赛道冲刺。
“现在所有家电企业的转型方向大体上是一致的,都在朝着智能化转型,TCL与别的企业也没有什么特殊不同。”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谈到。
“但TCL与海尔、美的、格力之间最大的差距在于产品线布局的不同。”他补充说,海尔、格力、美的主要做白色家电,TCL则是做彩电出身,并且是中国本土彩电企业里唯一能够做液晶面板的企业。
至于康佳、创维等同样以彩电起家的公司,为何不朝着半导体显示领域进行转型?主要原因在于液晶面板生产线的投资十分庞大,任意一条液晶面板生产线的成本就高达数百亿人民币。“并非每家企业都有能力,也不是每个企业都敢冒这样的风险。”梁振鹏说。
不管是格力美的,还是康佳TCL,这些传统家电巨头的转型都是为了寻找新的发展突破口,通过打破原有的产业链分工,以投资或是并购等方式,逐步构建起属于自己的产业链生态圈。
TCL的转型,尽管在当时看来是剑走偏锋,但如今已成为我国传统家电企业创新转型浪潮中的一个典型缩影。

结语:TCL的“破镜”与“重圆”
如果要简单地总结TCL的转型之路,则是一个传统家电巨头在生涯低谷时期,摇身一变成为半导体材料厂商的故事。哪怕它在消费电子市场仍持续在创新升级,但它故事的主角也已经换了“新人”上场。
从今年TCL密集出手投资半导体显示、芯片和AI等领域来看,TCL强势突围上游产业链,扩张下游AI+IoT市场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在如今半导体产业国产化加速发展的当下,TCL在未来还会有哪些令人惊喜的业务拓展和投资布局?李东生钱袋子里未曝光的“秘密”,仍值得我们期待。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智东西】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