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

何鸿燊去世:他的一生映照着澳门发展简史|新京报快评

发布时间:20-11-11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何鸿燊去世:他的一生映照着澳门发展简史 | 新京报快评

新京报评论 新京报评论 2020-05-26

对何鸿燊来说,“我是中国人”的坚定立场,根植于一生的身份认同,而不是一时的讨巧生意口号。


传奇落幕!“赌王”何鸿燊去世,享年98岁。视频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文 | 李厚何


北京时间5月26日13时,澳门博彩控股(SJM Holdings)集团创办人、港澳知名爱国企业家何鸿燊先生在香港去世,享年98岁。

    

博彩之外,积极参与澳门产业结构转型

    

何鸿燊生于豪富之家、幼时家道中落、靠奖学金考取名校、抗战期间中断学业、带10港元流亡澳门的故事,已经被讲述了太多。

 

很多人将其作为“赌王”人生沉浮录的生平回顾起点,他涉足博彩业的经过也被津津乐道,但他积极参与澳门产业结构转型的一面,却动辄被忽略——事实上,作为历史参与者,何鸿燊身上的时代印记尤为醒目,他的发家史跟澳门发展史也缠在了一起。

 

何鸿燊初至澳门,在联昌公司工作,一年后升任公司合伙人,圆满完成了公司赋予的在珠江口一带押运货船任务,成功捞到职业生涯“第一桶金”。

 

抗战胜利后,他加入澳葡当局贸易局,上世纪50年代离澳返港,从建筑公司起家,进而在强手林立的香港地产界闯出一片天地。自1965年起,他就任香港地产建设商会会长达46年之久,1972年成立信德集团。

    

但在香港站稳脚跟的何鸿燊,并未须臾忘记澳门。1961年2月,葡萄牙当局将澳门改定为“旅游和博彩区”,同年7月颁布新的澳门博彩承包立法。何鸿燊看准时机,联合多位商业伙伴创办澳门旅游娱乐股份有限公司(STDM)参与澳门博彩竞投,并成功夺得承包权。

    

自此以后,何氏家族成为澳门博彩及旅游业的龙头老大,而博彩及旅游业又取代旧制造业,成为澳门经济和就业的主要保证,乃至支柱型产业。

    

1970年建成启用、至今屹立的葡京娱乐场,既是何氏集团辉煌及何鸿燊个人事业成功的标志,也是澳门这座独具特色华南都市的醒目地标,和何鸿燊对澳门稳定、繁荣贡献的荣誉奖杯。

    

何鸿燊并未将自己的目光局限于香港地产和澳门博彩这两只“金饭碗”,他深刻理解到,港澳两地的繁荣,倚赖于商业环境的开放,倚赖于人流、物流的畅通。

    

因此早在1962年他就开设信德船务公司,承担起往返港澳间客轮的运营。

 

上世纪90年代更一力推动澳门国际机场的建设,令因港口淤塞而一度在环珠三角地带被边缘化的澳门重新被纳入“捷运环”,港澳和内地人员、物资的交流因此变得更便捷、更密切。

    

香港、澳门回归后,何鸿燊一方面继续推动博彩、地产、交通等既有产业的经营、发展,一方面积极参与澳门产业结构转型,为回归后澳门经济繁荣、社会安定,作出了杰出贡献。


从不上赌桌的“赌王”:曾揣10元闯荡江湖,我很少接受“输”字。视频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心系港澳发展,为中国的开放多有着力

    

何鸿燊早年饱尝家国之痛,有着朴素却强烈的爱国情怀。

 

在港澳回归前,身处华南门户的他,为内地的建设、发展和内外交流,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港、澳回归前夕,他热情支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积极投身为“港人治港”、“澳人治澳”架构献计献策的伟大事业。

 

他曾出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也曾参与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工作,为港澳两地的平稳回归作出贡献。

    

两地回归后,他先后成为香港、澳门两地选举委员会的委员,继续为“一国两制”奔走。出生于香港、起家于澳门的他,也成为为数不多、同时在港澳两地《基本法》起草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并入选两地选委会的人士之一。不论回归前、后,何先生不遗余力地支持港、澳和内地建立更紧密的联系交流。

    

晚年之后,何先生仍然心系港澳和全中国的发展,2005年发起成立策略投资公司(Geocapital),推动打造中国和葡萄牙语系国家间投资平台,为澳门的发展和未来、为中国的开放大计,作出了新的贡献。

    

港澳是市舶通商之地,何氏家族汇聚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不同民族的血缘,但何鸿燊的“中国心”不改,他在公开场合始终称自己是“中国人”,视母系祖居广东省宝安县为自己的家乡。

    

对何鸿燊来说,“我是中国人”的坚定立场,根植于一生的身份认同,而不是一时的讨巧生意口号。在此基础上,他始终利用自己在港澳两地的影响力,努力维护祖国统一和港澳两地的繁荣稳定。

  

如今何鸿燊先生去世,这位98岁高龄的老人从容谢幕,结束了波澜壮阔、有声有色的精彩一生,但一代传奇企业家的风采注定永流传。


李厚何(专栏作家)


编辑:陈静   实习生:张晓雨  校对:赵琳


推荐阅读:

用司法为疫后经济复苏提供保障 | 新京报社论

深化分级诊疗制度,保障医护人身安全 | 代表委员议政录

今年“代表通道”和“部长通道”,有啥新特点?| 人大观察

让残疾儿童随班就读别再那么难 | 新京报快评

以改革激活有效需求,打通国内大循环 | 新京报专栏

年份酒标准与国际接轨,让“酒龄”别再是数字游戏 | 新京报快评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新京报评论 微信二维码

      新京报评论 微信二维码

      新京报评论 最新文章

      何鸿燊去世:他的一生映照着澳门发展简史 | 新京报快评  2020-05-26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建议新一轮新增硕士指标向湖北倾斜 | 代表委员议政录  2020-05-26

      拿马航失踪乘客编故事,再“感人”也是假的 | 新京报快评  2020-05-26

      零工经济成新趋势,不妨减轻自由职业者税负 | 新京报快评  2020-05-26

      防疫采集的个人信息,疫后该得到妥善处理 | 新京报快评  2020-05-26

      “打拐妈妈”32年寻回爱子:一场永不放弃的救赎 | 新京报快评  2020-05-26

      摆个镜子就叫“天空之镜”,景区“卖家秀”别太浮夸 | 新京报快评  2020-05-26

      朱永新:“两高”报告中,我最关心怎么用司法呵护“少年的你” | 政协笔记  2020-05-26

      希望你的价值观,不是由亲戚朋友决定的  2020-05-26

      抓住特朗普“打高尔夫”的小辫子,拜登打赢了一场推特攻防战|京酿馆  2020-05-2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